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巫托邦 0023.不安的情绪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7:29

巫托邦 0023.不安的情绪

休斯与最开始来到大树下的那名守卫并排在最前方,霍奇稍微落后一个身位,接着便是卡洛尔和芬克,最后则是剩下的两名守卫进行殿后。

八个人彼此之间紧紧跟随着,步伐并不算特别快,但节奏足够一致,也能跟上蓝线的移动。霍奇很清楚在这种雪林中常有雾气升腾,稍不注意便容易与同伴走丢,因此即便牺牲速度,也要保证小队的紧密性。

最终蓝线来到雪林深处,那里有一大两小共计三块灰褐色的岩石,被厚雪覆盖了一半,除此之外便是密密麻麻的大树,遮得连光线都只能从树叶与雪霰的缝隙中照射进来。

光线稍弱的环境里,蓝色微光更显得清晰,围绕着其中一块小石头转了一圈,随后迅速地沿着石头的岩壁钻上石尖的位置。

然后蓝光便不再窜动,静静地待在石尖上,闪烁着明暗交错的光芒。

“你这什么试剂是不是出问题了?这石头尖可什么也没有。”休斯疑惑地询问。

霍奇没有搭理他,走上前去,将由手从棉手套中抽出,在石尖的位置捻了捻,凑到鼻间闻着。

“是血的味道。”他的眉头高高皱起,又用两根手指搓了搓,“应该是刚留下不久,这些血还没有彻底冻成冰晶。”

“也就是说,海登在这里与怪物进行过战斗,然后负伤了?”

“我想不太可能只是「负伤」那么简单。”霍奇说道:“血可是淌在石尖上,虽然看起来只有最顶部有一小块血迹,不太可能是直接被石尖给贯穿,但那毕竟是石尖,你可以自己去摸摸,在冻雪的加成上甚至不亚于任何锋利的刀剑,即便只是蹭上一点,也不会好受,何况还有怪物环肆在侧。”

“可即便是那样,海登现在会在哪?这里也没有看见他的样子。”

霍奇只得摇头:“不知道,按理来说燃血试剂的追踪性是连贯的,哪怕是血液中断,但只要在一定范围内流下另外的血液,燃血试剂也会捕捉到痕迹,然而燃血试剂停止了搜寻,但却没找到人的情况——除非那人止住了血,可怎么想也不太可能。”

“那我们现在在周围找一下看看有没有留下足迹?”卡洛尔询问着。

霍奇点点头:“只能如此了,但我们还是得一同行动,不要分散开,这是前提。”

众人在周围摸索了好一阵,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可用的信息。

“真是奇怪了。”就连霍奇也开始搞不明白状况了。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呼啸的雪风,一声异样的声音格外清晰。

滴答。

如同水滴滴落在地面。

他霍然回头,而其他人也是同样的做法。

“你们也听见了,那个声音?”

“嗯。”

水滴滴落?在这片地方水还在半空中就飘成了雪,即便有少数冷凝水坠下,也在树梢上搭起了霰,水滴声出现在这儿怎么看也不合常理。

霍奇环顾四周,最终终于找到了线索。

他走到蓝光闪烁的石头前,面沉如漆黑的死水。

就在石头尖处,原本呈雪白色带着淡淡隐红的顶部,现在已经变成了猩红色的凝晶,而且还有一小丝红色液体尚未凝结,正缓缓向下淌着。

那是血,也只能是血。

霍奇抬头,在日光的照射下,天空大多数都是黑色的,那属于树枝和叶片,在光线下它们只剩下背部的阴影。

他眯起眼睛,仔细地在一片漆黑中寻找不同。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石尖的上方,那里初看之下并无任何不同,但相比于其他部分虽然阴影面积大但总有一两个随机的小孔透光,这一部分的阴影未免遮盖得也太全面了些。

霍奇转头看着休斯。

休斯的反应是第一时间后退一步,这几天他算是领教了,每当霍奇需要他跑腿的时候,总是现在这样的眼神。

“你又想干嘛!”他嚷嚷着,不过相比于以前的桀骜不羁,现在他的声音显得比较无力。

霍奇难得地挂起笑容,一脸阳光地看着他:“你会爬树吗?”

……

“该死,还真在上面。”被迫爬到十来米高的树干上,休斯冲地面喊道,“你们散开点,我要扔下来了。”

其他人立马退得远远的。

咚!

重物落地的声音。

抛下去后,休斯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离地面的高度,又观望了一下大树的主枝干,雪林中的高树底部都是没什么侧干可供攀爬的,休斯能爬上来是借助了两柄短刀,虽然达成了目的不过过程却并不愉快,考虑到不想经历磨磨蹭蹭的爬树之旅,又兼顾着反正不高以骑士的体质大概也许应该可能摔不死。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蹬离了枝干,向下坠落,在离地两三米时迅速调整了自己的位置,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地上的雪粒被扬起,纷纷撒撒如同雾气。

双脚稳稳落地,满分!

“他就是海登吗?”霍奇指着被休斯抛下的那个东西,那是一具死去的尸体,相较于胡德、高岸、博纳尔而言死相相对较好,但也仅仅是相对而已。

他的身体呈现一个夸张的扭曲姿势,看样子自腰部支撑身体的背脊便被完全折断了,所以才能挂在大树高处的侧干上,而他的脑袋已经没有一小半,左眼和半个天灵盖已经离他而去,露出来的脑花有点碎,像是被拍散了一样,不过没有流出来,应该是被寒风给冻住了。

三名守卫看看尸体,再看看彼此,脸色不算很好,最终艰难地点点头。

“好吧,那么我们现在得到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霍奇使劲地呼了口气,让肺腔的寒冷迫使自己的冷静。

“好消息是什么?“卡洛尔问道。

“好消息是,我们找到了怪物的足迹。”

“那坏的呢?”这次问的人是休斯。

霍奇无奈地叹了口气:“坏消息是,我们特么的找到了怪物的足迹。”

“这听起来没什么不同。”休斯说道。

“不,这有很大的不同,贵族家的小少爷,你难道没听清我第二句用了「特么」两个字吗?”霍奇捏着鼻梁,“好消息意味我们目标也许就快要达成了,坏消息——则是我觉得我们非但达不成目标,而且我们极有可能死在这里。”

夜里篝火照常燃起,缺了一名守卫的轮值,轮值的人手显得有些不够,如果仅仅让三名侍卫轮值,那疲惫将使他们失去战力,因此休斯与霍奇加入了轮值的序列里,并且霍奇明确地说道,如果有必要时,卡洛尔和芬克也必须加入进来,他们没有表示反对。

噼里啪啦的木头燃烧声,以及偶尔呼啸的风雪声。

在昨夜,除此之外守卫交接轮值时还会聊会儿天解闷,但这个夜晚各自之间的交接都显得静悄悄的,安静得可怕。

这个七人的探索团队,开始被名为不安的情绪笼罩着……

南京邦德医院地址
太原白癜风医院需要预约吗
宝鸡治男科医院哪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哈尔滨哪好
汕头好的人流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