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炼器狂潮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冲突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9:09

炼器狂潮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冲突

清晨,露水依附在树叶花草上,晶莹剔透,宛如一颗颗珍珠,日出东方,阳光透过露珠,五颜六色,俨然给大地换了一身衣裳。

清水镇车水马龙,虽不似阳县那般繁华,但也比热闹。

风火铁匠铺。

天亮了,温度上升了,但方云却冷汗淋漓,惶恐不安。

脸上顶着一对黑眼圈,看样子是一晚上都没睡好。

他左右徘徊,脸上写满了焦虑,但他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阿翔,我们铁匠铺还有多少库存材料?”方云揉了揉太阳穴,沉声问道。

一个青年回答:“大约还剩八百多份重金材料,其中以塔罗沙为主,约五百份,其余四种材料约三百份,平均下来也就各七十多份。凡铁倒是还剩许多,起码三千……”

方云摆摆手,打断了阿翔的话,他可不在意凡铁的库存量。

他又问:“阿东呢,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阿翔小心翼翼道:“阿东昨天傍晚才出发

,估计才刚到县城不久,现在可能还在商谈收购材料的问题。至于回来的话……估摸着2得傍晚吧。”去的时候容易,但回来的时候毕竟要运送材料,时间肯定花得多,至少要翻倍计算。

闻言,方云心情糟糕,来回踱步,嘴里喃喃:“傍晚,傍晚……”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傍晚,若是那位炼器师大人执意要清点一下风火铁匠铺的库存材料的话,那他就完蛋了。

问题是,就算阿东把材料运回来了,非也就坚持数日,数日之后,事情还是会露馅儿。

非是饮鸩止渴罢了。

到时候若是那位炼器师大人知道方云在欺骗他,说不得会勃然大怒。后果不堪设想!

尽管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导致坏的结果,但方云却又没有别的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方云愁得头发都白了,满脸焦虑与倦容。

阿翔心情忐忑地站在一旁,不敢吱声,生怕惹怒了掌柜,丢掉了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

……

段府后山。

段一大早便起床随林风学习,不,应该说是练习,练习法术。不过大多时候是他自己在练习,偶尔有问题也是集中等林风解答,平常时候不会轻易去打扰林风。

由于他的法师天赋本就十分惊人,再加上后山的大地元素浓郁得近乎恐怖,因此几天时间他便已经练习得有模有样,十分熟练了,虽法完美操控,但比起大多数法师学徒却一点也不差,须知。他才刚刚接触法师修炼数日而已。

令林风欣慰的是,段虽然天赋过人,却一点也不骄傲,反而十分刻苦。

“重力术!”

“震动术!”

“漂浮术!”

“恢复术!”

小小的后山。响起了少年稚嫩的声音。

……

时间慢慢流逝,方云焦虑不安,度日如年,但该来的人终究会来。

阿翔还没有把材料运回来。那位炼器师大人就先一步抵达清水镇了。

在铁匠铺大门口等候的方云眼皮子不禁一抖,旋即恭敬地走向前,道:“小人方云。代风火铁匠铺体员工,欢迎关大人驾临!”

“方掌柜久等了。”中年微微点头,也没摆什么架子,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慢慢走来。

他身后则是跟着两位修为不俗的大地武士,一个是六阶大地武士,一个是七阶大地武士。

“应该的,应该的。”方云连忙道:“关大人,二位大人,里面请!”

虽然那两个护卫是关庸的手下,但其身份依然不是他方云可以比拟的。

进了铁匠铺以后,关庸直接问道:“方掌柜,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吗?”

方云几乎是脱口而出:“妥当,一切妥当。”不过他说话的时候却不敢看关庸,不敢与关庸对视,因为他知道,一旦与关庸对视,自己那闪烁的眼神肯定会出卖自己,与这样的大人物相处,他还做不到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哦?”关庸似乎信了他的话,道:“不知方掌柜方不方便带我去材料库看看?”

此话一出,方云顿时冷汗直流,浑身不禁一颤。

也亏他反应,没等关庸再开口,他便道:“这当然没问题。不过关大人刚到清水镇,一路舟车劳顿,以小人之见,不如先去吃顿饭,好好休息一下,小人已经命人在本镇好的一家酒楼订下一桌酒菜,替关大人接风洗尘。”他把头埋得很低,拼命地使自己的话显得正常一些,想要转移话题。

“不必了。”关庸道:“比起饭菜,我关心材料的问题。”

如果不是这里距离双雄镇很近,方便许多,他又何必大老远跑这里来?

当然,方云答应给他提供材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完了。”

几乎同时,方云心里咯噔一下,面若死灰。

他原本还存着侥幸的心理,谁知关庸才刚来到风火铁匠铺,这件事便将被拆穿。

纸肯定是包不住火的,到了这个时候,方云再也没有了侥幸的心理。

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

平价铁匠铺。

铁辰与单娟正在计划着将平价铁匠铺搬到省城的事情,却再次被人打扰。

“又是方云?”铁辰眉头深皱,“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他,帮不了他吗?”

单娟道:“铁大哥,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铁辰点点头:“也罢,我倒要看看他准备耍什么花样。”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当他们走进大厅的时候才发现,这次领头的并非是方云,而是另有其人。

方云充其量只是一个带路人罢了。

“在下关庸,冒昧登门打扰,请见谅!”关庸一看到铁辰就知道这位老者是方云口中提到的铁掌柜。

一看到关庸,铁辰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小。连方云都只能乖乖地立在一旁,不难猜测,对方身份怕是极为了得,至少远非方云所能比拟的。

“不知关先生找小老儿有何要事?”铁辰问道。

其实他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但却不揭破。

关庸也不喜欢啰嗦,他的性格本来就是直来直去的,有什么说什么,当即便道:“关某听说铁掌柜前不久将双雄镇的库存材料都收购了,本来关某不应该上门打搅,但关某是一名炼器师。近日需大量材料以作他用,这些材料对关某而言,极为重要。不知铁掌柜能否割爱,让一部分材料于关某,关某必感激不尽!”

“炼器师么?”铁辰倒是没料到关庸居然是个炼器师,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只能摇头,“抱歉,请恕小老儿能为力!”

“铁掌柜。”方云面色一沉。“你可要想清楚了,关大人乃四星炼器师,如今正在冲击五星炼器师之境,这材料对关大人来说。比重要,若是你一意孤行,导致关大人法突破,这后果……你可要掂量一二。”

关庸皱了皱眉。凌厉的目光扫了方云一眼,令方云遍体生寒,顿时闭上了嘴。

他讨厌仗势欺人之辈。哪怕他如今修为高深,炼器能力也颇为不俗,却从未欺压百姓,自然对方云此举极为不喜,但方云说都说了,他也没法挽回,只能设法补救。

然而他还没补救,那边单娟却突然爆发了。

昨天单娟就忍了方云很久,如今方云非但不改,反而变本加厉,态度加恶劣,顿时惹恼了她。

“方云是吧。”单娟脸色阴沉,手持那一把铁辰赠送的长刀,语气冰冷道:“是你自己动手自断一臂,还是要老身来帮你?”说话间,属于七阶大地武士的气势瞬间爆发,宛如大海浪涛,压向了方云。

感受大量那一股恐怖气势,方云吓了一跳,旋即求救般地看向关庸。

不管怎么说,他刚才是为了关庸,虽然其说话方式不当,但关庸却不得不管。

只见关庸眼中掠过一道精光,诧异地看向单娟,他往前走了一步,将单娟的气势稳稳地挡住,沉声道:“这位老人家,方掌柜虽言语有所冒犯,但也不至于以断臂为惩罚吧?在下替方掌柜道歉,还请老人家原谅一二。”

能不动手,他还是希望不动手,有什么事,和和气气解决岂不好?

“小娟!”铁辰吓了一跳,担心地看向单娟。

“呸!”单娟朝着关庸冷笑道:“你别在这假惺惺装好人了!那方云是什么货色,老身不相信你不知道。你与他同行,恐怕也是一丘之貉!”

虽然被骂得跟孙子一样,但方云却不敢反驳,关庸是怎样的人,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了解的,一旦他这时候在火上添油,恐怕连关庸都不会再保他了。

“说吧,怎么才肯放过他。”关庸身为一个准五星炼器师,而且还是一个七阶大地武士,岂会没有一点脾气,虽然平日里是个老好人,但此时都被骂得如此难听了,他心里还是有点火气的,只不过他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希望争取后一点和平解决问题的希望。

单娟得理不饶人,充分发挥了女人记仇的天性,“铮”的一声抽出那一把看似普通的长刀,指向方云:“要么他自断一臂,要么就老身帮他砍掉双臂!”有了这把武器在手,她有信心,即使关庸这边两个七阶大地武士齐上,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黝黑的长刀,看似粗糙,实则光滑,反射出一道阳光,令刀身隐隐约约显得为流畅。

“那,便战吧!”关庸叹了一声,抽出了他的刀。

那是一把凡器,是他今生所铸造的为引以为豪的一件武器!

即使以他如今的炼器能力,也难以铸造出比这一把刀品质高的武器!

见单娟使用的是一把普通的长刀,别说凡器,就连精品武器都算不上,关庸不禁暗自摇头:“这位老人家未太托大了,同为七阶大地武士,难道她真以为自己凭着一把普通长刀就能与我抗衡?”

一把普通长刀,一把品质极高的凡器,高下立判。

。未完待续。。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的具体地址
在北京国仁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口碑怎么样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官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