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魔戮武 第二十七章 谋划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1:04

神魔戮武 第二十七章 谋划

阴断山之前的两断山之间,一个个玄阴门弟子严阵以待,山之间的大道之上,更是早早布满了扎马刺。

仇天哥一行刚刚出现在视线之中时,便有玄阴门弟子站在大道之上阻拦,“是仇师兄!”看清服饰以及为首之人之后,他们连忙放行。

不料在经过他们身边之时,马背上的仇天哥突然啊的一张嘴一口黑血喷出,径直落下马背,双目之中两道黑血流过两颊,喘息了几下便死了,身后的几个灰衣弟子看见此幕,想到路上所见,身心胆寒。

驻守此地的灰衣弟子也顿时慌乱起来,他们安逸多年,哪里遇见过这种情况,见到师兄死在面前,六神无主,终于有一人反应了过来随即大叫道:“快去报告西门师兄。”

几名师弟听命直接往左侧的山上跑去。

两断山中,西门雪原本飘逸地在一处凉亭中品着酒,听闻弟子来报,手指一抖,想到当日在山上看见的苏御,必是那人来寻仇来了,心下想着,嘴上快速吩咐道:“将尸体抬上山,请掌门定夺。”

那几人又连忙称是慌乱下山。

他们走后,西门雪大舒口气,看着自己杯中的酒液,心思闪动。

阴断山上,阴九思一身黑袍,面目凝重地看着面前摆着的两具尸体,一人明显死去多时,另一人便是仇天哥。

他的身旁站着几人,两名二代弟子和两名老者。如今的玄阴门,二代弟子只剩下三位了,除了西门雪之外,另外两人都站在这里,乃是东方启与上官度。

那两名老者能和他们站在一起,实力也是不低,他们面上刻着诡异的纹路,一人纹着一只蟾蜍,一人纹着一只蝎子。这两人指甲乌黑,两眼自眼眶凸出,看起来面目可憎与当日苏御在坞陵镇所杀的三人装饰极为相似,不过他们更加苍老,更给人压迫之感,正是是断肠毒楼的两名楼主,人称蝎老与蟾老。

东方启与上官度两人站得离他们非常远,看他们的目光也极为厌恶。这二人毫不在意,聚精会神地看着地上死去的两人,不时在他们身上指指点点,一人甚至贴身去闻了闻二人身上的味道,其行为令人作呕,再看他们目露痴迷,面对这尸体好似看到什么国色佳人一般,上官度与东方启二人更是退后数步。

直到蝎老乌黑的指甲慢慢划过仇天哥的尸体,阴九思也看不下去了,声音冰冷地问道:“两位对此毒可有应对之法?”他也研究过两名弟子身上的毒,感到十分怪异。

蝎老声音嘶哑宛如鸦啼,头也不回道:“解此毒不难,不过……”说话间手指停在了仇天哥丹田处,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睛突然一凝,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两根手指一伸,宛若一只鸦嘴,抠入仇天哥丹田之内,鲜血淋漓之中取出一物,看的上官度与东方启二人直欲作呕。

阴九思目光敏锐,“暗器吗?”

蝎老手中灌注内力,果然原本牛毛般的细线化为一根银针,“奇怪奇怪。”他口中喃喃低语,

另一个老者也疑惑道:“此针明明由肩膀而入,为何会出现于丹田之内?无解,无解。”他们也有两分眼力,知道这暗器是射入肩膀的。

不过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不会认为有人可以将暗器射入他人经脉之中,在他们的思维之中,经脉之中只可以运行内力,而且经脉如何隐秘蜿蜒,刺穿容易,要想将银针刺入顺内力运行,无疑天方夜谭。

阴九思见这二人在尸体上不断摸索,弄得乱七八糟,却没有产生什么实际的结果,又闻到一股股肠肺的怪味,却是这二人当他的面将仇天哥的小腹剖开了,他眉头微皱,心下愤怒,略微不客气地道:“这么说,此毒无医?”

蟾老手指一戳一捏,又从那名死去多时的灰衣弟子丹田中取出一根银针。对阴九思的话充耳不闻。

蝎老不置可否地开口道:“此毒虽烈,却有法可医,但若是浸入丹田,那么神仙也就不得了。”

阴九思看到这一幕,听闻此语更是暗怒道:“我只问你们可有办法解决此毒?”

“搞不清暗器为何进入丹田,那么此毒无解。”蟾老被他问得烦了,直接开口。

“哼”听闻这话,阴九思甩手而去

神魔戮武  第二十七章 谋划

东方启与上官度见到宗主走了,也捂着鼻子就要离开,将整个大厅留给了这二人折腾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两人刚刚走出楼阁,一名弟子便惊恐地跑了过来,面色慌乱,上官度面色一黑,他本就心情不好,大声怒斥道:“什么事?”

那名弟子颤抖着双腿,也不顾行礼,直接道:“两断山前的弟子都都死了,死状和仇师兄一样。”

“什么?”上官度与东方启面色大变,“那西门师弟呢?”上官度赶忙问道。

那弟子摇了摇头,“没没见到西门师兄的尸体。”

两人急匆匆地走回大殿,正要去禀报阴九思之时,蝎老嘶哑的命令道:“将尸体运上来。”

上官度直接走入内殿对他的吩咐充耳不闻,东方启面色难看,冷哼一声还是吩咐那名弟子带人下山收拾尸体,那名弟子身体一抖,竟然呆在原地,手足无措,明显是不敢再下去的样子,东方启骂了一声废物,直接朝山下走去。

两断山的一处山腰之上,苏御看着手上两块寒阴令,若有所思,进入这山脉之后,寒阴令就开始变得冰凉起来,上面的水线勾勒旋转,缓缓形成了两幅图案,婉转回流,似藏着某种韵律。

在他思考间,山下马声嘶鸣,他才解决那些守门弟子,又有什么人来到了?心下疑惑,苏御直接跃上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向着山下看去。

只见大道上数十匹块马飞奔而来,上面坐着一个个穿着各异的江湖人物,其中几人似乎一副来头不小的样子。

在下面指挥弟子收集尸体的东方启看到这些人,露出欣喜之色,走上前去躬身行礼,对他们颇为尊敬,

这群人看见一个个躺倒在地的玄阴门弟子神情不一,一阵寒暄之后便被引入门内。

“找死。”苏御心下一动,随即就被两块寒阴令所吸引,两块寒阴令之间慢慢产生了一股吸力,咔的一声,突然合在了一起,接口处吻合无瑕,令苏御惊讶不已,其中的水流图案结合在一起后,也让他产生了种种熟悉之感,“领事殿”“执事殿”“钟山谷!”再看一会儿,苏御突然发现熟悉之感的来源,其上描绘与这些地方的环境十分相似,水线继续蜿蜒,隐隐指向山脉中的某处。

“这里面果然有蹊跷。”心思流转,目光在一处山凹之间凝聚半晌,苏御一闪身,消失在茫茫山林之中。

大敌将临,玄阴门中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氛围,阴断山中的把守最为严密,通往玄阴殿的山路之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一群群灰袍弟子手握兵器在山中不断穿梭着,巡逻弟子更是倾巢而出,潜伏在阴断山四周,整个玄阴殿,固若铁桶。

玄阴殿内,气氛格外诡秘,大厅之中摆满了一具具尸体,两个阴森老者目露痴光的探究着,一会儿摇头不已,一会儿哀声叹气。

偏殿之中,一群人大马金刀的坐着,阴九思坐在正首,眉头微皱。左右对坐着五人,一个个目光炯炯,俨然内力不低。

“掌门不必烦忧,以玄阴门之势再加并州六县豪强,还灭不了区区黑虎宗不成?”坐在左首第一位的西门家家主豪气开口道,这句话说完,一个个来临的江湖人都目露得意之色,并州以玄阴门,黑虎宗势力最为庞大,其下便是六县六大豪族,他们分别是:陆家,林家,慕容家,上官家,西门家,东方家。

听到黑虎宗向着玄阴门倾巢而来,其中五家家主马不停蹄地赶来,他们与玄阴门历代交好,利益牵扯众多,此刻玄阴门有难,自然出手相助。

阴九思的目光在空置的第六个座椅上扫了一眼,看了五人一眼,说道:“慕容家没来人吗?”

听到这句话,上官家家主与林家家主握着座椅的手微微一紧,林家家主随即道:“慕容客已死,慕容家群龙无首,此刻恐怕纷争不断了。”

他在“已死”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含义不言而喻,话一说完,上官家家主就随声附和道:“慕容家再无上得了台面的高手,来与不来也无关紧要了。”他语气不屑,似乎对慕容家很是小觑的样子。

听到这二人说话,阴九思面无表情,

陆家家主陆青争手拿折扇,皮笑肉不笑道:“那这么说来,慕容家已没资格与我们并列六大家族了,太谷县的产业也被二位捷足先登了吧。”

他在众人之中最是年轻,能与他们同席,其心思城府不可谓不低,仅靠三言两语便猜清事情始末来。

东方家家主冷哼一声,颇为嫉妒道:“两位倒也是下的了手呢。”他知道上官家,林家所在与慕容家相邻,恐怕等到他们家动手,早已经连汤都没得喝了。

西门家大汉听到这些人相互嘲讽,心思浮动,随后心中一叹,西门家与慕容家虽然向来不合,但都是利益上的纠葛,远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他长子西门雪更是与慕容飞同门学艺。本来慕容飞一死,他们西门家大感痛快,只嘲笑慕容老头绝了后,没想到之后不仅慕容客饮恨而亡,连带着家族供奉也死伤殆尽,如今偌大的慕容家灰飞烟灭,他心中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在他思索间,一声冷哼了打断了众人嘲讽,阴九思有些不快地命令道道:“将那个位置撤了吧。”

说完,两名弟子走了进来将那张空着的椅子抬下去,其实多少一张椅子没有必要,他这么做也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见到这一幕,上官家家主与林家家主心下一松,不过也是早有所料,慕容家都没了,还值得谁大动干戈,趁热打铁,林家家主直接起身,向着阴九思一抱拳说道:“我林家必辅助阴门主除去一大敌。”随后一声令下:“来人啊抬上来。”

他吩咐过后,几名林家子弟抬着四口大箱子走入,沉沉地放在地上,

众人见此纷纷疑惑,阴九思的目光也放在了其上。

林家家主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将一口箱子亲手打开,看清其中物件,几名家主倒吸一口冷气。

箱子内整齐放着十几架十字弓,森芒闪动。

西门家家主面色微变,惊诧道:“这是军用器械。”

林家家主得意一笑,依次打开其余箱子,只见另一口箱子内也摆放着十几把十字弓,其余两箱内密密麻麻地放满了弩箭,阴九思看见其中之物,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唇齿微动说道:“有劳家主了。”

“有了此物,必让黑虎宗有来无回。”在林家家主直称不敢当之时,上官家家主似乎早有所知,张嘴说道。

其余几名家主对视一眼,心中震惊,“私用军用劲弩,可是大罪。”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炎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炎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宫颈炎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