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国内房企资金链紧张 南京地产老总卷款数亿跑路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5:04

南京:地产老总卷款数亿元跑路 银行贷款“有去无回”

来关注开发商资金链紧张的话题。年底一到,房产企业到了一个集中还款期,资金链紧张的程度可想而知。前不久,在江苏南京,一家从事房产开发和建筑行业的企业老总,带着数亿元的贷款,一夜之间不知去向,至今仍下落不明。目前工厂已被法院查封,供货商上门讨债,大量银行贷款也面临着有去无回的困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来看记者的调查。

画面上这家企业叫南京宇扬集团。以生产脚手架业务起家,后来又涉足房地产行业。在南京市的一个开发区里,记者发现,集团下属的两家工厂距离不到500米,正是上班的时间,但两家工厂的大门紧锁,厂区内静悄悄的,只有门口残留着法院的封条和发放工人工资的通知。住在工厂对面的一位当地居民说,这家企业倒闭的事早已在附近传的沸沸扬扬。

南京宇扬集团附近居民:也跑过几年,这回是大跑,带了27个亿跑掉了。

记者问道:你听谁说的

居民回答:听附近这个村子里人说,27个亿,国家的钱被他搞十几个亿。

进入厂区,眼前是一幅冷清破败的场景,到处堆积着各种垃圾和废旧设备,冰冷的车间里光线昏暗,几台机器已经锈迹斑斑,操作台上还有工人没不及收拾的工具,一个铁架子上还依稀能看到计件留下的记号。在厂区后院,几个留守的工人正在清理盘点存货,一个在这里干了10年的工人说,她至今还想不通,工厂为什么突然就关门了。

南京宇扬集团工人:我们都不相信,怎么可能呢,平常节假日都没有休息,怎么9月1号正常的上班,8月 1号是盘点的,9月1号是工人正常的来上班,1号又是一个开始,到门口门卫不让进去,叫我们等一个星期,等通知,一个星期后再来,当时有人心里就有数了,门卫都不让我们进了,就是不上班嘛。

南京宇扬集团门卫:8月 1号晚上,我们接到通知,9月1号早上,任何人任何车子不准进来,我们是门卫,就是集团通知的。包括干部工人 全都不准进

在工人和门卫的眼里,自己所在的公司实力雄厚,虽然很少见到集团老总,但从二楼办公室的荣誉墙上,他们觉得老板杨军是个有钱人。在会议室里,烟灰缸里胡乱塞满了一堆烟头,横七竖八的桌子上还剩下几个没喝完的饮料瓶。目前,当地和银监局已经介入处置工作。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苏监管局(南京 电话采访):现在宇杨这个事件 因为集团老板跑掉了 老板跑掉了 南京市和六合区正在组织人员 进行准备解散 企业还是重组 还是怎么样呢 还没有定论 他们正在处置过程当中

上个月,江苏六合法院对宇扬集团的资产进行了拍卖,先支付了民工工资1 00多万元工资后,银行、担保、供货商债权开始排队,当地地税部门告诉记者,宇扬集团亦涉嫌偷漏税,一旦启动破产程序,残余资产尚不足以补交税额,银行债权也岌岌可危。

关注房企资金链紧张

渤海银行:1.4亿天量贷款难追讨

宇扬集团老板杨军“携款跑路”使发放贷款的南京十多家银行陷入了紧张,包括一些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贷款总量超过了 亿元。其中渤海银行开具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合计超过了1.4亿,是涉及资金量最大的一宗。不断上演的企业老板跑路事件也暴露了中小银行风险控制上的软肋。

在宇扬集团的一个厂区大门口张贴着几家银行的催款通知,包括了宁波银行、渤海银行等几家金融机构。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渤海银行开具的两张合计1.4亿多元银行承兑汇票是宇扬集团贷款中最大的一笔。银行业内人士认为,去年上半年,各家银行存款压力都比较大,而保证金进银行可以充存款。这促使银行大力拓展汇票业务。但是,由于近两年企业经营风险增加,银行征信系统不完备,贷款风险随之上升。

戴国强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教授:信用数据资料如果积累时间比较短的话 应该讲 它只能作为一个参考 它不能够作为一个我们说的信用评级模型的开发的数据 它用不上 这个需要有比较长(时间)的数据 它才能够做出这个模型来 才能够让银行走技术控制信用风险的道路

目前,银行的保证金一般在贷款额的 0%到50%之间,竞争激烈的城市商业银行为了吸引客户,保证金会相对低些,一般在10%到 0%。剩余的部分则需要由放贷银行承担,行业内称为风险敞口。与实力较强的银行相比,中小城市商业银行对贷款人信息积累更有限,控制风险更多的是凭经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做贷款方面 在风险控制方面 有它们的独到的一些经验 它们主要是你的三表 哪三表呢 就是电表 水表和海关报表 这个就是证明你的生产是不是正常

但是对于发放额度过大的贷款,城市商业银行的风险控制能力更弱。银监会数据显示,2010年全年城市商业银行资产增速接近四成,为银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同时2010年它们的资产负债增速接近40%。对此,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城商行规模的扩张,确实可以提升盈利能力。然而,这两年企业盈利增幅放缓,部分城市商业银行在快速扩张后,风险开始显现出来。

湘财证券研究所银行行业研究员许荣聪:我们从上市公司的报表可以看得出来 企业去年的盈利增长是在放缓的 如果从展望来看的话 今年的盈利也并不是非常好的情况下 整个银行的不良额和不良率都是有一些些许的上升 这应该说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关注房企资金链紧张

上海: 开发商年底资金链紧张 地王纷纷易手

南京房企老总携巨款跑路,应该说是开发商因无力偿还贷款而被迫选择的无奈之举,但也印证了年底开发商资金链的紧张现实。在上海,曾经出现过单宗价格超过70亿元的超级地块,单价地王、总价地王层出不穷,然而,这种情况在这个冬天也出现了大逆转。

仅在2011年11月份,(字板入)上海一共推出了11幅经营性用地,但其中7幅地块已被国土部门撤牌,撤牌率高达64%。而最近几个月,上海市无人竞拍最终导致流拍的土地挂牌数量已经涨到了15幅。(字板出)由于年底资金链紧张,加上房地产市场不明朗,昔日高调拿地的地王们,在一轮一轮降价潮推动下,现在也纷纷以底价出售手中的房源。来看记者从上海发回的报道。

2009到2010年,仅仅两年间,上海房地产市场的土地高价不断被刷新,溢价率连破纪录。上海就诞生了单宗价格均超过70亿元的超级地王4块,区域地王更是数不胜数。其中外滩8-1金融地块以其92.2亿元人民币的超高总价被业内人士称为外滩地王。

李磊:说到外滩地王不得不提的一段经历就是2010年的2月份上海正大集团仅有现金十亿元的替补身份进入到该地块的竞拍当中。最终却以92.2亿元的高价拍下这个地块。然而22个月过去了,我们也仅仅在这里看到刚刚高出地面的地基工程。在这22个月中上海正大集团将这个地块几易其手。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资金链出现了重大问题。

虽然当时不少业内人士认为92.2亿元竞得外滩8-1金融地块是上海证大集团捡了个大便宜,但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就对上海证大集团的高价拿地之后的资金链提出了质疑。认为当时仅有10亿左右账面流动资金的上海证大集团根本付不起高额的土地款。但当时的上海证大集团管理层信心满满。

上海证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王辅捷:大家也知道经济界的一种现象对吧,杠杆理论: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一个地球,那么说作为一个企业如果说不敢去搏,不敢去冲击大的项目。那么企业的做大做强也没有很好的基础。

然而一年之后上海证大集团并没有能撬动地球,甚至没有保住支点。迫于巨大的资金压力,2011年11月2日,上海证大集团发布公告,以95 .7亿元人民币出售拥有上海外滩地王地块的上海证大外滩国际金融服务中心置业有限公司65%的股权。前不久,SOHO中国宣布,收购证大集团拥有的该地块剩余 5%股权。

上海中原地产研究咨询部总监 宋会雍:这个企业在早期拿地的时候对于未来房价走势表现的比较乐观,但是对于眼下政策的风险之后,实际上市场不太支撑他当时所预设的房价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其他地王的命运也并不尽如人意。外滩地王的坎坷经历在上海并非个案,以上海嘉定曾经的地王之一,刚刚开盘的嘉定新城公馆为例,甚至出现了亏本甩卖。2009年12月,上海新城万嘉房地产有限公司以9.5 6亿元拿下嘉定区的这个地块,溢价为 02%,成为了当时上海南翔地区名副其实的楼板价地王。虽然项目总成本在2.1万元/平方米左右。但为了急于回笼资金,该楼盘于2011年11月开盘均价仅为1.9万元/平方米。

上海德佑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亚东:市场总有一天要脱离这种粗放的高速的这样一种成长阶段。进入到平稳发展的理性的稳定的时段,中国房地产市场即将迎来这种局面。所以呢开发商在拿地还是做项目规划,还是做这种整体的城市的规划定位方面,都要从这种粗放的大跃进式的发展回归到这种集约的有战略打法的能够运筹帷幄的这种发展轨道上来。

上海中大医院地点
北京德胜门医院预约专家
安顺治疗癫痫医院
六盘水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防城港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