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夜阑吟第一卷第四十二章袭影杀局

发布时间:2020-01-26 14:40:27

夜阑吟 第一卷第四十二章:袭影杀局

陌颜露出一抹凝重之色,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贺梓川道:“其实我起初并没有什么发现,只是自打进入这间客栈起,浑身上下便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针刺之感,于是方才对那小厮出言试探。”

陌颜惊道:“那小厮真的也是修士?”

贺梓川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暗中观察大堂内众人的气机。在我问那小厮是否习武时,大堂内那两伙人当中,有三人气机出现微弱的波动,说明他们一直在高度关注着我们。”

陌颜顿时明了了几分,诧异道:“他们是金川的人?”

贺梓川微微一笑,赞叹道:“沫儿果然聪慧,对方身负不低的修为,对我们密切关注,还能做得如此隐蔽,让我们几乎毫无防备,能做到这些的,在极北之内恐怕只有两个势力!”

陌颜神色一肃,说道:“你说的这两个势力,一个是司职探查的金川清风堂,另一个是司职刺杀的金川袭影堂。以你对清风堂的了解,如果是他们,你一进门就会发现,所以外面那群人一定是金川袭影堂的人,对不对?”

贺梓川饶有兴致地问道:“为何不是神秘组织?”

陌颜摇头道:“如果是神秘组织,来围堵我们的一定会是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圣境高手,甚至是化境高手。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安排一个什么杀局。”

贺梓川无奈道:“是啊,没有想到短短不到三个月,神秘组织在你我心中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陌颜摆了摆手,说道:“此时多想无益,咱们还是先思量脱身之计要紧。”

贺梓川点了点头,走到桌前坐下,顺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望着淡黄的茶汤,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将清茶倒入茶壶之中。

陌颜奇道:“害怕有毒?”

贺梓川坦诚道:“不会有毒,但可能有别的东西。袭影堂做事向来策划周密,就像蟑螂一般,当你发现一个家伙的时候,周围就已经藏了他们大批的同伴,你看得到的地方或看不到的地方都有可能布满了他们的脏手印。”

陌颜被贺梓川的比喻逗得噗嗤一笑,虽然易了容,但那抹艳丽的风情还是让贺梓川一阵心甜。她似乎发现了贺梓川脸上的异色,匆匆敛去笑容,偏过头似羞似嗔道:“你这人,怎么这个时候还不正经?”

虽然如此说,但她嘴角挂着的那抹弧度不像生气,倒像是窃喜。

贺梓川轻咳一声,不敢再看陌颜的脸颊。

陌颜见贺梓川正襟危坐,不禁又在心中白了他老大一眼,说道:“你把袭影堂的人形容成蟑螂,不怕你六师姐知道了教训你么?”

提起六师姐黄兰希,贺梓川脸色微不可查地白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这一瞬虽然不易察觉,却没能逃过陌颜细腻的眼睛。她自知说错了话,引得贺梓川想起了伤心事,正想着如何补救,却听贺梓川笑道:“六师姐是个很特别的人,她绝对冷静,从来不会生气。她率领的袭影堂也是个很神秘的存在,他们隐匿躲藏时像成群结队的蟑螂,追踪暗杀时像尾随噬人的狼群,布置陷阱时又像盘起身体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的毒蛇。所以如果想要逃出生天,我们只有一个办法,而且必须还要有些运气。”

陌颜问道:“办法我是不知道,但你说的运气是否与你那位不会生气的六师姐有关?”

贺梓川点头道:“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毒蛇咬人之前逃掉。运气嘛,便是祈祷六师姐没有参与此次截杀了。”

陌颜轻笑道:“你就这么害怕那位六师姐?”

贺梓川苦涩道:“不是害怕。之前六师姐在所有的刺杀任务中还从未失过手,若按修为论,她曾经刺杀过的修士、妖魔、凶兽相当于二十一位圣境后期、四十三位圣境中期、一百六十六位圣境初期,中低阶修士更是不计其数,其中一半以上是单人越阶刺杀,金川七剑第一杀神的称谓实至名归。今晚若有她在,咱们能够逃出生天的机会微乎其微。”

在黄兰希令人咂舌的战绩面前,高傲如陌颜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子的确是一位可怕的对手,她顿时熄了调笑贺梓川的心思,俏脸之中更添几分凝重。

一个时辰转眼便过,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客栈大堂中的酒令却没有随天色稍歇,反而更加热闹了几分。

贺梓川带着陌颜从二楼房中走出,准备到大堂寻点吃食。在走廊上刚好遇到了正要上楼的几名护卫。在之前几天的行程中,这几名受雇的护卫虽然在凡人之中也算身手较差的,但他们一路也算尽心尽力,贺梓川和陌颜对几人都颇有好感。

几人似乎刚刚吃过晚饭,而且喝了不少酒,一个个满脸胀红,口喷酒气。为首的张姓护卫见大家东倒西歪不成样子,立即上前几步解释道:“东家,兄弟们这几日都不轻松,所以今晚我便让大家喝了点酒解解乏,还望东家恕罪。虽然兄弟们都喝了不少,但在下没有喝酒,今晚可以值夜。”

贺梓川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递到张姓护卫身前,说道:“张大哥不必解释,兄弟们这几日受累了,做东家的都看在眼里,这点钱权当给兄弟们买喝酒,今晚也不必值夜,都回屋好生休息,明日咱们继续上路。”

几个护卫没想到东家如此好说话,不但没有怪罪,反而给了赏赐,立即欢呼起来。而那领头的张姓护卫却百般推辞,不肯收下。直到贺梓川把脸一板,强行将钱袋塞到他怀中,他才千恩万谢地带着几人回房歇息。

陌颜望着几人回房的背影,唏嘘道:“都是质朴的汉子呀,他们过得如此简单,所以才能这般快乐呢。”

贺梓川却若有若无地看了看张姓侍卫的背影,不无遗憾地说道:“是呀,他们都没想到已经被我这好东家带到了一处死地,也不知明早他们之中还有几人能活。”

“生死有命,小七不必自责。”陌颜感受到贺梓川心中的不忍,轻轻挽住他的胳膊,开解到。

虽然有些不忍,但早已见惯生死的贺梓川又岂会不明白生死有命的道理,仅仅只是一瞬之后,他的心便又重新坚如磐石。

客栈大堂之中似乎又有几波客人新到,原本还有些空旷的大堂,此时已经颇为热闹。外围的七张桌子都坐满了食客,只有中间还剩两张空桌,说是空桌,其实上面还堆满了狼藉的杯盘,一个跑堂的小厮正手脚麻利地打扫着,显然是有客人刚刚吃完走人,还未清理完毕。

一切看似再正常不过,但贺梓川与陌颜都清楚,在这平静的表象之下藏着深深的杀机。虽然身处危局,但他们几乎忍不住要为袭影堂高超的暗杀技艺击掌称赞。如果不是贺梓川出身金川,对袭影堂多少有些了解,如果不是提前发现了隐藏的气机,早已做好了准备。那么就算以二人的老练,也一定不会察觉有异,而会乖乖坐到正中的桌子边,被袭影堂布置在四周的杀手们悄无声息地围在正中。

贺梓川一眼望去,周围的七张桌子边坐着的都是外出讨生活的苦哈哈,他知道这些人中间一定会有袭影堂的杀手,也许全部都是,也许只有一人,也许是跑堂的小厮,也许是算账的老板,无论是从这些家伙的动作表现,还是用神念加以分辨,都难以甄别判断出谁才是杀手,这便是袭影堂又一个高明之处。

眼下如果贺梓川轻举妄动,杀局将转眼爆发,那时对对手一无所知的他们将十分不利。所以他必须找出杀手,再从这些杀手中找到破绽,作为突破口。他在等,等对手犯错,对手也在等,等他放松警惕。清风堂的探查对上了袭影堂的隐匿,贺梓川明白这是金川七剑堂矛与盾之间的较量。只是对方有依仗,他却没有,所以他输不起,只能更加谨慎。

贺梓川与陌颜刚刚从楼梯下来,在大堂站定,把算盘打得噼啪响的掌柜就发现了二人。他匆匆行出柜台,一路小跑到二人身前,揉搓着双手,挤出一抹他自认为亲切地笑容,殷勤地问道:“二位客官,可是要用膳?”

贺梓川微微点头。掌柜立刻高声冲收拾桌子的小厮喊道:“麻子,手脚快着点,客官等着呢。”

“唉,马上就好!”小厮回应一声,一手将桌上的碗碟搂到他提着的大桶中,接着从肩膀上拎出一块几乎已是黑色的抹布,三下五除二将桌上的残渣剩饭一扫而空。

见到小厮卖力干活,掌柜满意一笑,扭头对贺梓川媚笑道:“客官稍待片刻,马上便好。”

贺梓川摇了摇头,对掌柜说道:“堂中气闷,在下娘子身子不适,能否请掌柜在外间加张桌子,就在这大门边的位置。”说着贺梓川貌似不经意地盯着掌柜的反应,并悄悄放出神念,观察着在场每一个人的气机。

听了贺梓川的要求,掌柜面露难色道:“客官,小店地方不大,若要在门口加张桌子,只有将中间的桌子搬到门边,然后再请其他客人往里挪一挪,这恐怕……”

掌柜的反应没有异常,大堂中所有人的气机也都没有异动,刺客仍不见踪影,贺梓川一阵失望。

正在此时,二人身旁一位客人起身向贺梓川拱了拱手,说道:“这位老哥,在下这张桌子临窗,空气极好,若不嫌弃,二位与在下同坐如何?”

贺梓川扭头望去,见是一位袒露上身的年轻人,看模样大概二十七八,身子生得十分壮实,手上布满厚厚的茧子,似是一个常年出卖劳力的苦哈哈。贺梓川用神念轻轻一扫,发现这人竟有不错的根骨,仙缘也算勉强,却没有半点修炼过的痕迹。再看他笑容诚挚,目光清澈,行事磊落,并无刺客之嫌。

过往的经验告诉贺梓川,越是这样的人,就越需要注意,他一拱手对年轻人说道:“如此便打扰兄弟了。”

那年轻人哈哈笑道:“都是出门讨生活,能帮衬的自然要帮,何况只是区区小事。”说着他向旁边一让,示意贺梓川二人坐下。

贺梓川也不啰嗦,将陌颜让到靠窗的位置坐下,自己则与那年轻人比邻,坐在走廊处。

二人刚刚坐定,楼梯上便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刚刚与贺梓川二人分别的张姓护卫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大堂,环顾四周一圈,发现了贺梓川的位置,便又急急向贺梓川跑来。

贺梓川诧异道:“张大哥,你怎么来了?”

张姓护卫面色焦急,但他江湖经验很足,没有直接开口,而是凑到贺梓川耳旁,压低声音说道:“东家,不好了,出事了,你快跟我去看看吧。”

贺梓川一愣,小声问道:“发生了何事,你竟如此慌张?”

张姓护卫颤声道:“方才我们兄弟几人回房,不一会便有人说腹痛,当时还有人嘲笑他是直肠子,但不到半刻,所有的兄弟都开始腹痛难忍,好几个汉子疼得在地上直打滚。东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你可得救救他们呐。”

贺梓川一惊,说道:“走,我们去看看。”说着他歉意地对身边的年轻人说道:“兄弟对不住,在下的几位兄弟生了疾病,我得去看看。”

那年轻人关切道:“不要紧吧?若需要帮忙但说无妨。”

“暂时还不清楚情况,如有需要在下一定开口,在此先行谢过。”贺梓川说着向陌颜递了个眼色,二人便跟着张姓护卫匆匆上楼。

刚刚走上二楼,贺梓川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张姓护卫心中焦急,语带哭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大家突然都莫名其妙开始腹痛……”

走到几个护卫所住的房间,贺梓川一掌推开房门,闪了进去。

他放出神念向屋内卫一扫,登时大惊。

此时屋内哪还有半个活人?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几人,此时全都七窍流血,双目圆瞪,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随后进屋的张姓护卫见此惨状,双眼瞪得老大,下意识地慌忙后退,直到撞上墙壁,才“扑通”一声跌坐在地,浑身不住颤抖。

贺梓川仔细查看了几人的尸体,又望了望缩成一团的张姓侍卫,与陌颜对望一眼,相互微微点了点头。

贺梓川忽然右手一番,握住清风剑向后一扫,一道剑光飞射而出。

“东家!”张姓护卫惊叫一声,头颅高高飞起,他的手上正握着一把寒气森森的鱼肠短剑。

“小心!”就在张姓护卫毙命的同时,贺梓川朝陌颜惊呼到。

陌颜身旁一具七窍流血的尸体突然暴起,狠狠撞向陌颜,二人近在咫尺,眼看陌颜已是避无可避,贺梓川顿时心急如焚。

深圳博爱口腔洗牙
深圳仁爱医院电话
山东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辽宁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