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问剑江湖行 第二百一十一章——梦醒了,早被那冰冷的河流冲醒了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0:57

问剑江湖行 第二百一十一章——梦醒了,早被那冰冷的河流冲醒了

雪色的夜,血色的夜。那雪白的大地此刻已经变成了血色的大地,在那鲜血的尽头,一个虎形面具者不停的往前走着,每走一步,那血色的路便长了一节。

雪色的夜中,白皑皑的雪光之中,那似哭似笑的怜悯世人的表情。这表情在血色的夜中,在血光的倒影中,它如有死神的表情,它似乎在说“活着那么痛苦,何不归于死亡的怀抱。”

杨修看着那个虎形面具的人,他此刻的心更痛了!本以为自己带来的是母亲故乡的友人,没想到却带来了一个杀神,一个恶魔。他刚陪着女儿回家吃饭,刚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杀伐声,紧接着侍卫就来通报他有敌人。他很是疑惑,因为蛮族每次去到新的地方,他们都会杀光周围对蛮族有威胁的东西,怎么会有敌人?

当杨修跟随着侍卫来到战场之后,只见到一地的蛮族尸体,看着那些族人的尸体,杨修怒火翻腾!但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具之后,杨修一颗心只剩不解,到底是为什么!

但不管杨修问什么,那虎形面具者都不说话,那虎形面具者只是不停的杀着人,不管是蛮族的士兵吗,亦或者是普通的蛮族人.....不管是老是幼,那人都没有停手,他在屠杀!

随着怜虎杀的人越来越多,周围的蛮族士兵早就不敢上前,全都在后退着,若不是他们的首领还在,他们早就逃了。看着那血泊上的身影,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魔鬼!魔鬼啊!”

不喊还好,这一喊,那些心中早已胆寒的士兵瞬间四散而逃!

“都给我回来!”见状,杨修大声喊道。

但并没有人理他,那些不怕死的蛮族士兵早就死了,如今剩下的都是一群被吓得胆寒的人。看着士兵越来越少,杨修撕裂着喉咙喊道:“回来!回来啊!你们跑了,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兄弟姐妹怎么办!回来啊!”

没人理他,就连他身边的贴身护卫也跑的无影无踪了,蛮族是不会为了所谓亲人,友人而战的!对于他们而言,家人也好,朋友也好,这些东西都是货物,没了从新找就行了。

“啊啊啊啊!”杨修悲痛的吼着,随后他也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怜虎并没有阻拦,因为没有人能逃,他只是一步一步的朝着前方走着,他只是把身后的血路越拉越长。

“首领!”

“族长!”

“兄长!”

听着这些称呼,杨修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一大群家人和亲人......是杨修害了你们呀!啊啊啊!内心挣扎的杨修说道:“囡囡呢?”

“阿爹,我在这呢。”只见人群中,一个小女孩跳起来伸手喊道。

杨修见到之后,便冲了过去一下抱起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就朝着门外快速逃离。屋中众人此刻还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族长到底在干嘛.....

而杨修只是对着他们说了一声:“快逃!”杨修并没有解释原因,因为根本来不及,还好那些族人都比较信任他这个族长,听了他的话都开始朝着门外跑去。

冰雪天地之中,杨修跑的异常的快,因为他曾在盛唐待过一些年,他学过一些武艺,那些武功配合上蛮族的体质,让他在这冰天雪地中跑的比马匹还快上几分。

他此刻没有任何想法,他只想逃,带着怀中的女儿逃......这个小女儿是他小女儿,最粘他的女儿,也是最像他的女儿,每次他不管做什么,她总要过来问一下,但每次他都不回答她....于是每次她都只能弱弱的“哦。”一声,然后便在他身边一直待着........不管他怎么冷漠,这个女儿对他的热情一直都没变。

“囡囡,怕么?”低头看着自己女儿,她小脸被冻的通红,杨修心疼的问道。

似乎这是她父亲第一次对她那么亲近,小女孩异常的高兴,她并没有因为一地的尸体而害怕,她轻轻搂着阿爹的脖子问道:“阿爹在,囡囡不怕....囡囡只是怕明天醒来,阿爹又和以前一样,不理囡囡了。”

听着女儿的话,杨修的心颤了一下,他一直对家人都很冷漠,就像以前他的家人对他一样....因为在他心里真正的家人只有阿母一人,但听了怀中女儿的话,他终于想起来,原来他杨修还有别的家人。

想到这里,杨修突然大笑了起来,他一直以为他的魂是盛唐的,原来他一直都是蛮族,他的灵魂和他的父辈一样冷漠,一样的无情........

“阿爹笑什么?”小女孩不解的问道。

“你知道阿爹叫什么名字吗?”不知为何,杨修问了一个不知所云的问题。

小女孩似乎对杨修的一切都很了解,她挥着小拳头坚定的回道:“当然!囡囡当然知道....阿爹的名字和我们都不一样,阿爹叫杨修....囡囡也想和阿爹有一样的姓,因为别人都是和阿爹姓的。”

轻轻摸着女儿的头,杨修回了一声:“不,你阿爹叫完颜永济。”说完,杨修继续朝着王城的方向跑去,他救不了家人,也没能为家人而战,如今他只想做一件事情,就是保护好他怀中的囡囡。

小女孩听了杨修的话,她低声弱弱的说道:“阿爹不愿意囡囡和你姓么.....阿爹还是不要囡囡.....就像以前一样,囡囡只能远远的看着阿爹...”

听着女儿的话,杨修的心更疼的厉害,他低头亲了一下女儿的额头,杨修颤声说着:“不会的,阿爹永远都不会离开囡囡,不会不要囡囡。”

“那阿爹给囡囡取个名字好不好。”

“好,月儿,杨月儿怎么样?”

冷风飕飕中,一对父女解开了心中的间隔,但他们此刻正在逃命.....这风雪无情,还是有情?

杨修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前面有一个人,那个人依旧带着那个似笑似哭的虎形面具,他好像已经等了杨修多时了。

只见怜虎轻轻把自己面具摘下说道:“家仇,国仇.....”

杨修知道他在告诉自己为什么他要屠杀他的部落,但杨修并没有回答,因为那张脸他认识!是盛唐的英雄,侠剑鸣风的脸!杨修看着那张脸,那张昔日他装死去了盛唐长安看到的脸......

“侠....侠剑.....”

“哈~哈~”两声轻笑,命运这种东西真是奇怪,记得盛唐的是一个蛮族人,记得他的也是一个蛮族人。

轻笑过后,怜虎把面具带上冷声说道:“不,我叫怜虎,侠剑同盛唐一起死了....家仇也好,国仇也罢,其实不过是我想杀人罢了。”

“哈~哈~”同样两声轻笑,但听不出是悲是喜,杨修说道:“可否放过我女儿?”

“可以!”话落,怜虎手中的那把长满铜臭的剑动了,这是他醒来之后,那个平天下之乱的梦醒了之后,第一次拔出鸣风剑。

一声剑鸣之后,剑不见血,人不见血.....只剩下一个小女孩大哭着喊着:“阿爹!呜呜呜!阿爹!!”

安阳市新区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十佳牛皮癣医院
NK免疫细胞怎么样
秦皇岛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肇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