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一百一十章 补偿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1:35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一百一十章 补偿

“唐九爷……”七星帮大佬李康焕拨通了唐谨言的:“贵方朴二爷说我们的货昨晚被扣的事,由九爷负责?”

“不错。”唐谨言淡淡道:“李老大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可好?”

“托福,身体康健。”李康焕倒像没事人一样哈哈笑:“鄙人孙子快出世了,不知道九爷是否能赏光喝个满月酒?”

“咦……李哥08年婚礼,千人云集,明星献舞,道上津津乐道了好几年啊,没想到也要做父亲了。”唐谨言笑道:“这可是大喜事,唐某去了会不会太煞风景?”

李康焕嘿然:“上回我们的人不懂事,九爷能放人完整的回来,我们也很承情,至少容九爷来做客的气度也该有的。”

唐谨言笑道:“这么说,我扣李老大的货倒是不上道了,行,一会立刻放行。”

“其实我本来就知道九爷会放行。”李康焕笑道:“这种性质的事可是要引发大战的,相信九爷也没有做好准备,只是不知为了什么要给大伙提这个醒?”

唐谨言哈哈一笑:“是唐九鲁莽了,本来呢,是打算以这批货为质,让李老大不要插手我对JYP和CUBE的动作。”

“啧……”李康焕有点牙疼地说:“唐九,何必呢?这次的事,因为你此前在D社大动干戈,我也特意去了解了。推心置腹的说,你报复我们都能理解,以牙还牙是我们的宗旨嘛,可是话说回来,整个圈子都参与的事,你报复得完嘛?再说了,CCM公司还没动作,也轮不到你这么急先锋啊?”

唐谨言淡淡道:“李老大要抱孙子喜气洋洋,大概忘了唐某还单身着呢。”

李康焕笑道:“这个倒也猜到了一点,是T-ara成员?”

“不。”唐谨言冷冷道:“而是因为这件事,我被女朋友甩了。李老大认为我发怒报复有什么奇怪?”

“……”李康焕呆滞了好几秒。才哭笑不得地道:“我让他们选几个漂亮的艺人陪陪九爷,这事就揭过去,如何?”

“哦?”唐谨言眯起眼睛:“JYP和CUBE办得到这样的事?任我看上他们旗下哪位,他们都能支使来陪我?”

“一般情况下。自然办不到。”李康焕悠悠道:“但若我李康焕铁了心,有胆子拒绝的倒也不算太多。”

“要那么说的话。我唐谨言的威势虽是差了李老大好几个层级,但若是铁了心,效果也差不了多少。倒也不用李老大费心。”唐谨言淡淡道:“不过既然这次李老大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唐九再斤斤计较倒也小家子气了。徒惹道上笑话。这样吧,我亲自去和朴振英洪胜成谈谈再说。”

“行。”李康焕爽快道:“我会让他们给九爷满意的补偿。”

唐谨言知道李康焕说得对,整个圈子都参与的事。报复得完嘛?心力尽数花在这上面,惹得警方检方都颇有微词不说。上下打点送出去的钱跟流水一样,还要得罪无数人,这是报复别人还是报复自己?所以报复了几个最重要的之后。他也意识到诈点补偿比行凶报复更加有意义一点。

起码花出去的钱有人掏腰包了不是?

所以他的JYP之旅是在一团和气中进行的。

“我听过朴社长的《nobody》,有段时间唐某的场子里天天都在放,很厉害呀

,唐某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九爷威震清凉里,振英一直仰慕,可惜缘铿一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当然名不虚传,此刻躺在唐谨言腰包里的支票见证了这一点。朴振英这腰包掏得爽快至极,毕竟唐谨言没去折腾他旗下艺人的小腿骨,反而答应适当的时候会照应照应,双方的梁子化解得干净利落。

有些时候,冲突之后的妥协也是能诞生友谊的,不过看大家需求的是什么而已……

尤其是……当大家对S*M都很不爽的前提下,这友谊简直可以用迅速升温来形容。

CUBE公司,洪胜成和朴振英的态度基本没什么两样,唐谨言客气地寒暄了几句,很快带着一脸和煦的笑意离开。

抵达ACUBE,他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不见,眼里带了些莫可名状的意味。

CUBE,ACUBE……Apink。

郑恩地。

他站在ACUBE公司大楼下,抬头看着公司的方块标志,良久一动不动。几个兄弟一言不发地站在身后,场面上颇有点肃穆感。

大家都知道,九哥真正动了心的“大嫂”已经吹了,这是导致九哥这回大肆报复的根源,而“大嫂”就是这家公司的艺人……这让大家看这家公司的心情都十分复杂。

“哎呀,九爷,您好您好,鄙人崔镇浩,初次见面,九爷果然气度不凡啊……”

热情的大手伸了过来,唐谨言淡淡一笑,礼貌地握了手,带着兄弟们昂然而入。

“实话说,九爷……”社长室里,崔镇浩客气地给唐谨言泡着咖啡:“其实ACUBE本来是想和九爷交个朋友的。”

唐谨言喝着咖啡,面无表情。

他知道崔镇浩说的是什么事,他与郑恩地的交往,不可能瞒得过公司管理,也没想要瞒。可是ACUBE却一直没有做出什么阻挠,甚至连跟恩地谈谈这种常规的交流都没有过,可见他们是抱有一点纵容心思的。

崔镇浩道:“九爷或许认为我们和釜山那边瓜葛很深,其实是个误解,虽然我们很多人都和那边有关系,但ACUBE公司本身却没有太大关系,反而经过一系列拆分重组,ACUBE现在甚至有了点脱离其外的味道。”

唐谨言淡淡道:“所以你们任恩地和我在一起,是有交好新村派的意思?”

“当然我们本来也阻止不了九爷嘛。”崔镇浩呵呵笑着:“成人之美岂不是好?”

唐谨言笑了笑,喝着咖啡不说话。

“只是我们不知道九爷和T-ara的牵扯也有这么深,这次是我们的失策。”崔镇浩推过一个红包,笑道:“九爷奔波辛苦,小小意思拿着喝茶。”

唐谨言接过红包掂了掂,里面约莫是张支票。他也不看多少,递给了身边的李恩硕。

其实……不管哪一方的人,都以为他来ACUBE和去JYP去CUBE的目的是一样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真说报复的事,ACUBE区区子公司,哪有资本和CUBE一样对待?

“你们都以为我是为T-ara报仇来了……”唐谨言放下咖啡杯,摇头笑道:“算了,就当这么着吧。老实说,崔社长对恩地不错,我还是很有好感的。”

崔镇浩脸上泛起喜色:“九爷和恩地情投意合,咱们也就是一家人了嘛,说那些岂不见外?今天恩地从釜山回来了,我已经通知她来公司一趟,估计一会就到,大家晚上出去喝一杯……”

唐谨言的笑容僵在脸上,急促打断:“你把她喊回来干嘛!”

社长室外,郑恩地奉命前来报道,脑子里还有些懵。这两天晚上她不出意料地失眠了,今天一早送了爸爸上飞机,还没来得及回去补眠呢,就被社长召唤回来,语气还很急,像是什么大事的样子,她不敢怠慢,只好昏昏沉沉地在车上胡乱睡了一阵,到达公司的时候还是睡眼迷蒙。

站在社长室外,郑恩地揉了揉脸,正要敲门,门内忽然传来急促的声音:“你把她喊回来干嘛!”

郑恩地顿时色变,那点睡意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声音……无数个日夜在脑海中徘徊着的声音,昨天的风雨声中彻夜缭绕耳畔的声音,她怎么能听不出来?

唐谨言……你是来向社长摊牌,真要彻底包养我了么?

崔社长的声音传来:“这不是想让九爷和恩地多多交流嘛……”

唐谨言的声音竟带了点恼怒:“她昨晚肯定睡不好,让人家这样奔波干什么!”

崔镇浩愕然,良久才失笑道:“咳……九爷果然对恩地呵护之至啊……”

唐谨言叹了口气,声音恢复了平静:“崔社长,唐某今晚还有要事,喝一杯就不用了。那个……恩地为人天真,之前帮T-ara应援或许得罪了贵社,希望崔社长不要和她计较。”

郑恩地呆呆站在门外,死死咬住了下唇。

只听崔镇浩哈哈笑道:“哪里哪里。恩地讲义气是好事,我们怎么会怪罪?”

“资源什么的,唐某外行,就不随便添乱了。不过傻丫头平素大咧咧的,性子很容易吃亏……”唐谨言的声音依旧平静:“唐某平时事多,会有很多顾不上的地方,要多多拜托崔社长照顾了。若是让我知道她过得不开心……”

“哪里哪里,公司关照恩地那是应该的,九爷多虑了哈哈哈……”

“那就这样吧,唐某还有事,就不久留了……”

门内响起挽留声,郑恩地左右看了眼,迅速拐进了不远处的拐角里,探出半个脑袋悄悄看过去。

果然很快门被打开,崔社长客客气气地送了那个无法忘怀的身影走出门外,他身边还跟着好多眼熟的人……双方握了手,他很快转身就走,好像在躲避什么。

原来你大张旗鼓地来ACUBE……就只是为了和崔社长说这样几句话吗?

走得这么急,是害怕和我照面吗?

拐角处,郑恩地死死捂着嘴巴,泪如雨下。(未完待续。)

莆田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阳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河池治疗男科方法
莆田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阳泉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