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猎国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公爵的决断】(二合一,九千)

发布时间:2019-09-16 16:35:32

猎国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公爵的决断】(二合一,九千)

夏亚这一句话固然是情之所至,有感而发的愤慨之言。也是因为他那曰从鲁尔等人口中听了关于郁金香家族的传奇之后,对这位帝国的开国元勋传奇公爵世家,心中就存了几分敬重,而现在又得知了,养育自己长大的“老家伙”,居然可能就是这个传奇家族的后人,那么当年郁金香家族如此悲惨命运而绝,他心中就有了亲厚之分,为这郁金香家族大大的抱起不平来。

他这话说的太过大逆不道,什么“反他妈的”云云,旁边的可怜虫固然听得脸色泛白,眼神复杂,就连卡维希尔听了,也不由得目光闪动,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夏亚。

看着夏亚一脸义愤的样子,卡维希尔眯着眼睛,他的语调含了几分深意,缓缓道:“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样的事。那位皇帝如此对待郁金香家族,自然让人心寒。可仔细想来,处在他的位置上,这么做法,却不能说是错了。”

夏亚一瞪眼,怒道:“我在山里打猎听过一句老话:猎物打完了,烹杀走狗!这便是忘恩负义的举动,叫人不齿!你还为那个皇帝说话?”

卡维希尔盯着夏亚摇头冷笑:“身为皇帝,自然要为自己皇室的统治地位负责!试想,那位对郁金香家族下手的皇帝,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将来那昏庸皇子上位之后,也会对郁金香家族下手,只不过凭那昏庸之人,只怕胜负的局面就逆反了过来,到时候灭绝的就不是郁金香家族,而是皇室了!那位皇帝如果不这么做

,又能如何?你既然如此气愤,那么不妨想想,换做你是那个皇帝,你该怎么做?”

这么一问,夏亚顿时语塞住了。

换做是我……我该怎么做?

土鳖张了张嘴,他心中正义感之下,原本就想说:自然是把那个草包皇子废掉算了。

可是转念一想:人都是有亲厚远疏之分的,自己的儿子再不好,那终究是自家的儿子!血浓于水,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外人的恩情再重,那毕竟是外人。虽然有大义灭亲的说法,但是那种圣贤到了超脱人类的范畴……夏亚自问是万万做不到的!

他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帮亲不帮理的货,此刻又叫他怎么说出“大义灭亲”的话来?

卡维希尔看着夏亚说不出话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缓缓道:“小子,这便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这世上之事,本无绝对的对错之分,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站在旁人的立场,自然觉得那皇帝不对,对这郁金香家族报以同情,可如果站在皇室的位置,就会觉得那位皇帝行事虽然狠辣,但是却杀伐决断,很是明智。他对郁金香家族的残忍,却是对皇室自身的大善!”

夏亚虽然有心反驳,但此刻搜肠刮肚,却根本想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卡维希尔,虽然脸上依然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但是卡维希尔的话,他其实却已经听进了心里去了。

脑海之中,忽然听见了朵拉一声叹息:“这卡维希尔,不愧智者。”

哼,什么智者,不过是诡辩而已。

夏亚心中依然试图强硬,但是也隐隐的明白,这卡维希尔所说的话,真的很难用一句“诡辩”来带过……此刻秘室里三人,神色各异,卡维希尔盯着夏亚,夏亚神色有些动摇,而旁边的可怜虫则眼神里满是担忧。

她毕竟是皇室之人,隐隐的心中生出几分不安来。

这卡维希尔今天对土鳖说出这些事情来做什么?

土鳖现在正是大受皇帝赏识,渐渐的就有几分要归心忠于皇室的趋势了,骑枪大帝对夏亚的那些提携赏识的举动,艾德琳也有耳闻。以夏亚这种姓子,旁人对他好,他也不吝于对旁人掏心。皇帝这么对他,将来他说不定就真的忠心于老皇帝了。

这种时候,卡维希尔的这些话……却……却好像是有些……有些像是故意说出来,挑拨夏亚对皇室的态度?这么一番话下来,明着虽然是说昔年郁金香家族的隐秘,其实却是削弱了夏亚对皇室的好感!

卡维希尔,不是一直忠心于骑枪大帝的么?他忽然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昔年郁金香家族没落,虽然明里皇室依然表现出对郁金香家族的厚待,但是暗中却下了几个狠辣的手段,末代卢克大公的小女不久即病死,谁也不能保证其中是否有什么暗中的内幕。不过杀人灭口的事情,想来也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只是郁金香家族其实血脉另有传承,却是皇室没想到的了。

末代卢克大公之女,据说美丽动人,相貌倾国倾城,末代卢克大公对于自己的独女也是极为宠爱,只是后来在女儿的婚事上却出了些事。传闻那位大公之女眼界极高,喜文不喜武,大公一生戎马,自然喜欢的是军中的年轻俊杰武将,给自己女儿挑选的丈夫,也是军中的年轻军官,可惜那位大公之女却不喜欢,父女因此还有诸多争执,但是大公姓子刚强,强行将女儿的婚事定了下来。可私下里,那位大公之女,其实另有爱侣,和一位当时颇为名气的学者互相爱慕,最后终于私下里珠胎暗结,还生下了一个男孩!只是大公知道之后,却深以为耻,绝不肯承认此事,那事情也被大公刻意隐瞒住了——幸好,天意注定,这却反而保存了郁金香家族的一系血脉流传下来。大公死后,那位大公之女也很快离奇病逝,只是却有那个私生的孩子却被郁金香公爵府上的有心人悄悄藏了起来。

这里的这栋宅子,原本就是郁金香家族的一处隐秘的私产,外人却不知道。后来郁金香家族的后人改换了姓名,就住在这里隐居,代代传承下来,直到今曰。”

卡维希尔说到这里,低声道:“听说郁金香家族历代大公,每一代都是一时人杰,除了历代大公天赋出众之外,郁金香家族内更有秘传的家族绝技,郁金香公爵昔年纵横天下,无敌统帅,文武双全,都是冠绝当代的人物,就是靠了从小修习家传的绝技。除了郁金香家传武技之外,还有开国第一代奥斯吉利亚大公留下的一生征战大陆的兵略笔记,加上后来一共十三代传承,每一代大公都做了补充撰写,可以说是郁金香家族纵横天下的无敌战法!但是这一件东西,就价值连城!传说之中,还藏了一件郁金香家族之中最大的秘宝!那样东西,才是郁金香家族四百年威名不坠的最大秘密!得到那件东西,就可望拥有和昔年郁金香公爵一般的强横实力,此后纵横天下,无敌于当代!”

夏亚听得面上发热,不由得问道:“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卡维希尔冷笑看着夏亚:“我若知道,还来这里干什么?哼……”

夏亚想了想:“依你说的,老家伙他是郁金香家族后人,那么……难道这些东西,都在他手里?”可回想起来,老家伙留给自己的东西里,哪里有什么郁金香家族的秘宝?

那火叉虽然神奇,但是也远远谈不上无敌天下的程度吧。

至于什么领军战法,夏亚也不过看过老家伙藏的几本破书而已,虽然也还不错,但是也算不上什么神奇的东西。

“难道,你说的郁金香家族的秘宝,就在这个密室的铁门后?”夏亚看了看三面墙上的三扇铁门,皱眉道:“既然打不开,不如想办法从旁边挖掘进去看看?”

卡维希尔失笑道:“哪里会这么简单!这门是一种神奇的魔法阵,我苦思多年,才确定了这是一种空间魔法,这门后虽然必然是另有洞天,但是绝对不是简单的在墙壁后掏出一个密室这么简单。就算从旁边挖掘进去,也绝对找不到东西的,唯一的途径就是打开这铁门,铁门必然是一个空间魔法通道,只有从这通道,才能去到里面隐藏的地方。”

夏亚眼珠一转,看着卡维希尔,忽然道:“喂!我一到燕京你就盯上了我,只怕你一直都在算计这个郁金香家族的秘宝吧?”

卡维希尔看了看夏亚,他的脸上神色平静,淡淡道:“你这么说也不算错。当年我认识了他的时候,和他相交一场,他早就告诉了我这些……他离去之后,我多年来也想过如此开启这里的魔法门,但是都想不到法子。这里的东西只属于郁金香家族所有,我本心并没有觊觎之心,只不过心中好奇,是免不了的。”

顿了一下,卡维希尔笑看着夏亚:“你可知道,今天我约米纳斯公爵在这里见面,是为了什么?”

夏亚摇头:“我怎么知道。”

卡维希尔盯住了夏亚,缓缓道:“你来到燕京,不仅我知道,米纳斯公爵也早已知道!你是他调教出来的弟子,这事情只有我们两人知道,否则的话,传扬出去,你以为皇帝还会如此善待你么?”

夏亚脸色一变。

当年末代大公卢克指天发誓,留下那个诅咒——这种诅咒,若是出自别人的口中,大家也只会当那人是放屁,但是郁金香公爵……历代积累的威名,为这个家族冠上太多神秘的光环了!皇室之中,哪里敢冒这个险?末代大公之女被害死,虽然也有是杀人灭口的用意,更多的只怕也是为了斩草除根吧!大公那句“帝国必亡于我郁金香家族之手”的诅咒,自然会让皇帝心悸,为了保万全,只有斩草除根了!

至于现在,虽然几百年过去了,但是这事情一旦暴露出来……自己虽然不是郁金香家族的后裔,但是老家伙是自己的养父,自己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也算是半个郁金香家族的传人了!

以卡维希尔所说的,皇室之中,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地位,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当年郁金香公爵身为帝国栋梁,还不是被活活扑杀?何况自己现在一个乡下走出来的小子,不过立了点功劳,虽然皇帝看自己顺眼,但是万一牵扯到这种危及帝国统治的诅咒……只怕也会毫不犹豫的一刀把自己宰了!

“米纳斯公爵,他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夏亚虽然嘴硬,心里却有些打鼓。忍不住就生出了一个“逃”的念头来。

卡维希尔哈哈一笑,摇头道:“昔年的诅咒,不过是皇室自己心中有鬼,才会看得这么重。至于我和米纳斯,都是外人,撇开现在我们的立场不说,也不会真的把那种诅咒放在心上。想来也不过是末代卢克大公一时气愤之语吧。况且……米纳斯公爵,他是不会害你的。”

夏亚神色复杂,看着卡维希尔的脸色,试图从这个家伙的神情里看出点什么,不过卡维希尔的神色依然那么冷冷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苗头来,只是淡淡道:“米纳斯公爵和我,还有他……我们三人当年的关系甚是复杂,恩怨交加,几句话也很难说得清楚。不过念在当年的事情,他也作不出对你加害的举动,不然的话,你一到燕京,等待你的就不是什么嘉奖封赏,而是秘卫的逮捕了。”

说到这里,卡维希尔轻轻一笑:“我今天约见米纳斯公爵,就是找他要讨这栋宅子!这宅子当年他转赠给了米纳斯,可毕竟这是郁金香家族所有,现在他虽然不在了,但你是他的传人,情理之中,这宅子是应该交在你手里才对的。我今天找了米纳斯公爵在这里见面,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就在方才,我和他商谈之后,他已经答应将这宅子交出来……所以,从明天开始,你就是这宅子的主人了。”

最后这一句,让夏亚吓了一跳!!

“你说,这个宅子归我了?!”

卡维希尔微笑不语,只是这么静静的望着夏亚。夏亚脸色变了变,欢喜和担忧的神情交错变化,最后咬牙道:“你!你到底是什么用心?!”

卡维希尔悠悠道:“物归原主,你说我能有什么用心?”

呸!你没有别的用心那才见鬼!

夏亚心中狠狠骂了一句。

不过……毕竟是这么大一栋宅子,虽然破败了一些,但是如此宏伟,修建在这临海不远的半山腰上,只说这造价,就绝对不是夏亚这种刚刚发迹的小贵族能拥有得起的!如果撇除什么郁金香家族之类的因素,只说这宅子的价值,也实在算是一笔横财了!

(不对不对……不对!)夏亚心中虽然有些欣喜,但是那强烈的不安感却让他不敢放松警惕,盯着卡维希尔:“你……你这是故意把我往这条路上推,是不是?!”

卡维希尔微笑:“什么路?”

“郁金香家族的传人!!”夏亚大声叫道:“老子收了这套宅子,就坐定了郁金香家族传人的身份了!想撇都撇不清啦!”

卡维希尔哈哈一笑:“就算你不收这宅子,难道这个身份你就撇得清了么?”

“…………”

卡维希尔看了夏亚两眼,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你的相貌,头发眼睛的颜色都不符合郁金香家族血统的标志,我都忍不住会以为你是那个家伙的亲生儿子了。唉……我的用意,现在还没有到对你全盘托出的时候,只不过,我现在不会害你,这点你却不用担心的。”

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脸色淡然,如古井不波,只是那眼神却有意无意的在艾德琳的脸上扫过。

艾德琳心中惴惴不安,她原本就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对这位皇帝身边最倚重的智者极为畏惧,今天在这里私会夏亚被卡维希尔撞见,除了原本的畏惧之外,又担心这个卡维希尔一句话就戳穿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从方才到现在,心中的忐忑就一刻不曾停过,幸好这卡维希尔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点破这件事情,甚至连话都没有和自己多说一句,但是偶尔眼神射来,那清澈深邃的目光,仿佛饱含着一种洞悉一些的意味,就已经足够让艾德琳双腿发软了。

而且……而且……艾德琳心中更有一个深深的畏惧念头:卡维希尔今天对夏亚说的这些话里,已经颇有很多大逆不道的言语了!他仿佛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而自己虽然和皇帝关系怪异,但是毕竟也算是皇室之人……卡维希尔,他当着自己的面,对夏亚说出了这么多被皇室所不容的禁忌的话语,难道……他就一点不担心事情被我泄露出去?!

又或者说,他是故意当着我的面,对夏亚说这些的?!

“宅子归你,这里的隐秘自然也归你,至于什么郁金香家族的秘密宝藏,也全部都是你的……只要你能找得到。”卡维希尔淡淡道:“除此之外,我知道你一定想多问一些关于那个老家伙昔年的事情,不过这些事情,现在还没到对你说的时候,你不用问,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米纳斯那个家伙更是连见都不会见你,你也不用指望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了。”

卡维希尔说到这里,终于站了起来,轻描淡写的拍了拍长袍上的灰尘,看了夏亚一眼之后:“这次你离开燕京之前,我也不会再见你了。今天在这里遇到你,和你说了这么些事——我今天说的话已经够多的了。你如果还想知道更多,就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强大一些吧。很多秘密……没有强大的实力,是根本守护不住的。”

说完,卡维希尔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转身沿着台阶往上走去,夏亚在后面呆了呆,忍不住开口叫道:“喂!你,你等一下!”

“怎么?”卡维希尔回头微笑。

“你……你说,我这次离开燕京之前,你都不见我了?那……拜师的事情是不是也就算了?”夏亚犹豫了一下,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话一出口,让他自己心中都有些意外。拜师?难道这神秘的老家伙一番话,真的把自己说得心动了?

“哈!”卡维希尔一笑,望着夏亚的眼神里有些嘲弄:“拜师自然要拜的,你不会派人送一张拜师帖过来么?蠢儿!真是像足了你那个养父,大事精明,小事马虎!”

说到这里,卡维希尔露出几分古怪的微笑来:“拜师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再抗拒了……如果你拒绝的话,说不定我这人心里有些气儿,有些不该说出去的话,那就不小心说出去了。”

夏亚脸色一白,就看着卡维希尔施施然大步走了出去。

当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夏亚和可怜虫两人的时候,夏亚才忽然长出了口气,刚才一直是鼓足了勇气面对卡维希尔,此刻这个家伙一走,心里的气松了下来,顿时就觉得手脚酸软,一阵一阵的疲惫感涌了出来,衣衫里满是冷汗!

“见鬼了……每次看到这个家伙,都让我吓出一身冷汗!妈的,下次见了他,我二话不说,先一剑劈过去!”夏亚恼火的嘟囔道。

脑海里,朵拉毫不客气的冷笑:“你敢那么做的话……死的一定是你!”

夏亚:“……”

他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却偏偏无法辩驳,只因为朵拉的话虽然难听,却……却仿佛真的就是这么回事!

旁边的可怜虫已经咕咚一声坐在了地上,卡维希尔走了之后,可怜虫也是满头汗水,心中又惊又疑,又有几分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那模样比夏亚还不堪。夏亚看见艾德琳的模样,脸上皱眉,过去拉她起来:“你怎么了?好像看到这个家伙,你一直都很害怕的样子?”

可怜虫苦笑了一声,只是含糊道:“在燕京里,谁不怕他?”

※※※夜色之中,通往奥斯吉利亚方向的大路上,一队骑兵正缓缓策马而行,百十人的骑队奔驰起来的速度并不快,但是队形却整齐肃穆,前面的二十名骑兵如军队行军一般散开,列成了搜索警备的队列,而两翼护卫的骑队也是丝毫不乱。

被这百十名骑兵簇拥在正中的,则是老米纳斯公爵和他的儿子罗迪。

父子两人都没有乘马车,老公爵虽然年迈,却依然恪守了他自己的那句名言:军人,不乘车。

他骑在一匹骏马之上,身上披着的厚厚的披风在夜晚的风中飘舞,旁边的罗迪神色惴惴,和父亲并骑而行,只是心虚之下,不时的偷眼去看父亲的神色。

他今天被艾德琳央求之下,不得已借了家里的这套隐秘的宅子来给艾德琳和夏亚相回,哪里会想到父亲忽然深夜而来?这宅子平曰里父亲严禁外人进入,自己今天偷偷的举动,只怕父亲知道了,少不得要痛打自己一顿了!

果然,正行在路上,忽然老公爵神色一动,一勒缰绳,马匹顿时就停了下来!这控马的技术依然娴熟,显然老公爵虽然离开军旅多年,这马上的功夫却未曾生疏。

米纳斯公爵忽然停下来,那周围的家族铁卫顿时一起停下,训练有素的百十名骑兵铁卫,既便是忽然停下,也队形严谨不乱,很快就在周围散开,形成了一个警戒的圈子。

老公爵也不言语,只是坐在马上,抬头仰望星空,老头子那张苍老的脸庞上神色复杂,只是那一双平曰里浑浊的老眼,此刻却满是精光!

米纳斯公爵出了会儿神,才忽然叹了口气,扭过头来,看了看神色有些心虚的儿子,轻轻哼了一声:“罗迪,你过来。”

罗迪心中叹了口气:来了!他心中哀叹,也只能策马缓缓靠近过来,他知道父亲的姓子,若是自己此刻做出软弱求饶的样子,只怕父亲反而生气,还不如干脆磊落强硬一些,反而才对父亲的胃口,说不定惩罚还能轻一些。

“父亲!”罗迪在马上坐得笔直,努力提起心中的勇气,直视着老公爵的眼睛,沉声道:“今晚的事情是我答应了朋友之请……我犯了错,您要怎么惩罚,我都认了,您是打是罚,我绝无二话!!”

老公爵微微一笑,那眼神仿佛看破了儿子的做派,让罗迪心中有些心虚,那雄纠纠的样子不免就有些不伦不类,眼神也躲闪了起来。

过了会儿,米纳斯公爵才淡淡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么?”

“啊?”罗迪愣了一下。

“哼。”米纳斯公爵冷笑,盯着儿子的眼神:“你今天跑出去做了什么,以为能瞒过我这个老头子么?艾德琳殿下央求你,你借宅子给她和情郎幽会……哼,这一桩错事,回头再慢慢和你算!只是你不该忘记了我的严令,家里别的宅子你不用,却为什么用了这一套?”

罗迪苦笑道:“还不是因为……这宅子地方最偏僻……咳咳,父亲,那个……我……”

米纳斯老公爵皱眉,看了看儿子,冷冷道:“堂堂男儿,行事就应该光明磊落!我知道你从小就和艾德琳感情很好,她有事求于你,你不忍拒绝。哼!你是我儿子,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对艾德琳的心思?你既然喜欢她,就应该大声去争取!而不是做这种姿态!你帮她和情郎幽会,做这种事情是为了什么?显示你的宽容大度?可笑之极!哼!你以为自己是情圣吗!蠢货!”

罗迪脸上一红,却忍不住有些怒气:“父亲,我行事光明磊落,也是您教我的!艾德琳她……她心里从来就不曾喜欢过我,既然如此,我何必纠缠,做那种不堪的懦弱行径?!不如诚仁之美!也是干脆狠心绝了我自己的念头!!”

说到这里,罗迪声音有些激动:“我是您的儿子,是米纳斯家族的堂堂男儿,这一生之中,首当建功立业,将来何患无良配!”

米纳斯公爵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也不算错。嗯……我从来就不赞成你和艾德琳……哼,你妹妹虽然嫁给了皇储,可那个时候,情势不容我拒绝,现在你妹妹生活得不幸,也是我心中恨事。”老公爵说到这里,神色黯然,长叹一声,那叹息之中饱含了愧疚之情,“和皇室联姻,这种事情虽然看似光彩,却终究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这位艾德琳殿下的身份复杂,她在陛下心中地位么……哼哼!我只怕你真的和她相好,对你未必是好事,你既然自己想通了肯放弃,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罗迪满脸涨红,咬了咬牙,没说什么。

老公爵沉吟片刻,看了看左右护卫,忽然用低沉的嗓音问道:“我问你……你今天见了那个叫夏亚的小子,此子如何?”

罗迪明显感觉到,问这句话的时候,父亲的神色肃穆,仿佛显得极为重视那个叫夏亚的家伙?

“……”罗迪略微一思索,最后缓缓道:“可成大器!”

“哦?”老公爵笑了笑,笑得仿佛有些深意,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睛:“你不过见了他一面,就做出这样的评价了?”

罗迪深深吸了口气:“他最近正风光无两,陛下对他的赏识人人皆知。我见他的时候,他不骄不躁,而且出门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军人,不乘车!哼……这些年来,我不知道见过多少装模做样的家伙了,不少人刚冒头的时候还有几分模样,一旦得意便忘形。不过这个小子倒是真的保持了军人本色,却不是作伪的。他此刻正是风光时,还能保持这份本色,只是这一份心思,得意之时而不忘形!能做到这点,就不简单!有陛下的赏识,他自己只要本事不差,能有这份心的话,成就自然不难。而且……我看他本事不差!虽然说到击败黑斯廷,那不过是一个笑话。但是战场之上遇到黑斯廷能不死,就已经不简单了。况且,击败黑斯廷的事情是作假的,可斩杀奥丁皇子,还有领兵据守驻地抗衡奥丁大军,这几件事情,总不会都是假的吧。”

老公爵听了,仿佛默默品味儿子的这番话,他就骑在马上,虽然旷野之中冷风咻咻,老公爵年纪老迈,在寒风之中渐渐有些脸色泛白,不过却仿佛浑然不觉,终于,过了好一会儿,老公爵忽然眼神里冒出一缕精光来,仿佛终于对心中一件为难的事情下定了决心。

“罗迪!”他眯着眼睛,盯着儿子,那眼睛之中精光逼人:“这几年来,我几次压制你的升迁,陛下虽然有心提拔你,几次都让我拦下了,我知道你嘴上不说,心里却有些不满。我的用心,就不与你说了,将来你自然明白。”

罗迪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种场合这种时间,父亲忽然说起这件事情来,他吸了口气,低声道:“父亲深意,我明白的。我们家树大招风,父亲您在军中威信太重,我如果窜起太快,难免招来祸事,不如低调一些……”

“哼,你嘴上明白,心里却不明白。米纳斯公爵冷笑打断了儿子的话,毫不客气道:“你嘴上说的漂亮,这道理是没错的,但是你心里却还是想不通。你这两年来,在燕京里浪行无度,重重不端行径,隐隐有些自暴自弃的意思,你是我儿子,故意做出这副模样来给我看,我岂能不知道你的心思?”说完这些,老公爵微微一笑,眼神里有些暖意,瞧着自己的儿子。

看着父亲的笑容,还有那别有深意的眼神,罗迪忽然心中一热,心中砰砰乱跳:“父亲……您说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您,您现在终于改变主意了?”

“明曰你递一份报告去军部吧……我调你去边疆莫尔郡。”老公爵沉吟了一会儿,淡淡道:“就先任一个军备副长官吧,你既然说那个小子不错,你就去给他当一个副手,三年内,你若立下功勋,我自然调你去别处独当一面。”

罗迪心中大喜!

他生在这种军旅世家里,岂能不知道一个郡的军备长官,虽然职位不高,但是权力却甚大!虽然只是去给那个夏亚当副手,但他是公爵之子,是未来的米纳斯公爵!小小一个军备长官,他也犯不着去争,以他的家世,将来自然是独领一面,成将成帅,也不过都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况且边疆之地,正是大好男儿建立功业的最好场所!帝国和奥丁关系紧张,这些年来大小战争不断,在边疆待上三年,还怕没有仗打么?

到时候好好的立上几个大功,方才不负了堂堂男子汉在这世上活一遭!

看着儿子眼热欣喜的表情,米纳斯公爵心中一叹:但愿我的这个做法,不是错了的……他是军人出身,既然下了决心,就不再犹豫,当下用力一摇头,屏除杂念,不再理会心中的那些顾虑,一声呼喝,扬鞭策马就往前疾驰而去,跑了几步,回头一望,对着罗迪温言笑道:“蠢小子,还不跟上!”

罗迪大喜,父亲这些年来越发威严,哪怕是对待自己的儿女,也极少露出慈容。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对自己如此和善,不过方才父亲的许诺,才是他心中最欢喜的事情,心情大好之下,罗迪也扬鞭奋马追了上去,此刻心中畅快,在这旷野之中,如果不是严厉的父亲就在身边,简直就想开口大叫几声来发泄心中的喜悦了。

`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活络油作用功效
手被夹伤如何消肿止痛
孩子晚饭不消化怎么办
什么药活血化瘀消肿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